北京快乐8

葡萄:莫名失踪
  2019-10-28

“咣当!”正在厨房洗碗的向姐手里一滑,一个白瓷盘趁机逃脱,和地上的瓷砖清脆地亲吻之后,跌成四瓣,绽放着一朵凋零的花。

客厅里,沈伯伯惊慌失措地来回踱步,拄着拐杖的右手不停颤抖,嘴里不停嘟囔:“那一万块钱怎么就莫名失踪了!”

1

沈伯伯今年虽高龄九十二,但思维敏捷。一月前,在老伴的追悼会上,保姆向姐搀扶着他和前来吊唁的亲戚朋友一一握手,老伴的学生们用信封包了一万元,塞给了他。他把那厚厚的一叠贴身揣着,心暖着,那叠钞票也暖了。

但钱不能随时揣着,洗澡换衣都不方便。存银行,自己步履蹒跚,外出不便;把钱藏在书房书架上,不行,不能随时在眼皮下盯着;把钱藏客厅的沙发坐垫下,不行,坐垫鼓鼓地一块,很容易被人发现……整整好几日,他被这叠钱折磨得心神不宁。

这一日,近晌午,向姐见沈伯伯卧室门紧锁,问道:“您需要帮忙吗?”

门缝里,飘来沈伯伯的声音:“不需要!不需要!”

他把这叠钱摸了又摸,就像是老伴生前在抚摸学生的头。末了,他把钱藏在床脚的空饼干盒里,里面放进老伴曾经用过的那串钥匙,这样老鼠也啃不到,别人一动也能听见响声。

安顿好这叠钞票,他才气定神闲地打开卧室的门。

向姐已经做好了一桌色彩斑斓的午餐,西红柿炒鸡蛋、肉沫茄子、白菜豆腐汤、香煎小黄鱼。

沈伯伯突然哽咽了:“小向,你做的还是三个人的菜。”

向姐轻轻叹了口气,眼圈儿红了。

向姐年方五十五,原本给邻人帮佣,一来二去地常和沈伯伯夫妇打照面,偶有空闲,来帮这对老人做做清洁买买菜。掐指一算,自打邻居迁到外省后,向姐被沈伯伯夫妇请过来,已照顾他们五年。

沈师母对饮食非常讲究,一日三餐要求红黄紫绿几种色彩齐全,之前更换过四五位保姆,因为学生们经常不打招呼就来了,家里随时得备好美味佳肴。向姐在做保姆前,在一家企业食堂帮厨,蒸煮炝炒样样会,做菜可口,做事细心,很合沈师母的心。

两年前,沈师母的腿脚变形,起身坐下都需要人搀扶。她最喜欢紧紧握住向姐的手,去楼下的小超市门口坐坐,看一看街边的树木一岁岁地在新春吐出嫩芽,盛夏满枝新绿,深秋一地金黄,寒冬枯枝萧瑟;听一听街边小商贩挑着四季的水果,吆喝着叫卖红的荔枝、苹果,黄的枇杷、甜橘,青的李子、木瓜,紫的桑葚、葡萄……她最爱的,是看着沈伯伯在通远门的城墙根下打太极。

一年前,沈师母再也无法行走了,向姐每日里推着她下楼,看树木看瓜果看沈伯伯打拳。尽管每晚向姐给她洗脚按摩,那双腿依旧如冬季的树枝,日渐枯萎……

今年初,春寒料峭,沈师母深知自己熬不过了。临行时,已是深夜,她捧着向姐的面庞不停地抚摸,就像是抚摸自己的学生或女儿,眼睛里像是晶莹的珠子断了线吧嗒吧嗒不停落。她用尽最后的气力说:“小向……这些年……辛苦你了,死神……在向我招手,你要照顾好……老沈!”

沈师母早已口齿不清,这次,她的话格外清晰。

沈师母初离的那几日,沈伯伯总是一个人呆坐着落泪,夜不能寐,哀哀地说:“小向啊,她都离开四五天了,还没有托梦给我啊!”

眼见沈伯伯一日日憔悴,向姐心急火燎。她想了一个办法……

重报集团 | 广电集团 | 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投稿信箱 | 诚招英才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| 人人重庆
Copyright ©2000-2016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
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(最佳浏览环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浏览器版本IE8以上)
地址: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:401121 广告招商:023-63050999 传真:023-60368189
经营许可证编号:渝B2-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208266
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188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:新出网证(渝)字002号
document.write ('');